很多时候并不是别人在折磨我们。

很多时候并不是别人在折磨我们,而是我们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评判对方的是非对错,是我们在折磨自己。